• □ rayray ■ dogym
      
      ■ 你觉得“喜欢”某样东西是怎样一个概念?
      
      □ 喜欢就是想要和想做,喜欢的对象能激发自己的激情和动力,喜欢就是欲望的直接体现。
      
      ■ 你有什么特别“喜欢”的事情\东西吗?为什么喜欢ta们?
      
      □ 我喜欢钱,钱就是自由和物质,而且很灵活。可惜钱通常要付出代价。我还喜欢记忆(名词),这个没有代价。
      
      ■ 为什么会成立“广州影相”?
      
      □ 因为看了豆瓣,有各种摄影组,但是没有以广州为依归的,当时刚上豆瓣,对它的特点还没有确切的认识,于是就这样根据狭隘地域主义来建了这个小组。
      
      ■ 当初成立的目的是什么?现在达到这个目的了吗?
      
      □ 最早建立的目的是为了交友,也就是通过小组来让广州地区爱好影相的豆友可以互相认识,然后可以开展一些活动。豆瓣和poco,色影无忌不一样。上poco的人,本来就带着积极参加活动的娱乐心态而加入,自然会有很高的积极性;上无忌的人也通常有强烈的交流意愿。而上豆瓣的人,多数抱着强烈的自我意识,即使传统的互相讨论评析在这里也会遭遇阻力。网上交流已不容易,网下活动对于一群宅人就更难实现了。于是无论交友,活动,都不应是目的了,这些都是发展中肯定会有的事情。
      基于“自我意识”对摄影对影像的重要性,希望“广州影相”能够包容自我意识,让分散的意识产生集中的影响力,让独立的意识获得集体的支持。这个才应该是小组的目的,当然这不是在小组成立当初就想到的。
      关于这个目的的实现是没有衡量办法的,现在情况还好。
      
      ■ 你觉得目前来说,这是怎样的一个小组?成立的时候有想到它会发展成今天这个样子吗?
      
      □ 成立的时候我只能想到,它的规模不应该小于漫游广州,同样是以广州为背景和对象,大家透过照片来表现和沟通。
      而在它的实际状态上,却没有办法想象到现在的情况,例如一种做什么事要去哪里想约人都想到小组的组员,隔天晚上就会在天河北的水池边小聚,连续3天一起去宜家,这些都是没有想到的。大家就像是一个班的同学,而这个班是开放的,而且凝聚力比很多真正的班级要好一些。而时不时一次的大型活动,感觉也像小时候去春游,让人期待。
      
      ■ 小组今后的发展方向会是怎样?
      
      □ 豆友总是低调和含蓄的,不发言,不活动始终是大部分人的状态。以后的要做的就是让这个集体保持开放的态度同时保持着现在的价值观。
      在可能的情况下,可以做一些对广州有意义的事情。这个意义无论大或小,无论在文化,艺术还是历史方面。
      
      ■ 你认为这种城市游走-记录的活动有什么好处?
      
      □ 这种活动本身可以增加对这个城市的认识,即使只是对表面的认识。有深入的了解,才能不武断的去判断自己喜不喜欢某个城市。这点尤其对于一个非土生土长的人,更有意义。如果一个人,从广州火车站下车,然后到白云区某工厂上班,然后住在对面的宿舍,放假去逛了一次上下九,如是过了2年,回去之后留下一个广州很乱,逛街的地方很cheap的印象。这就片面了。
      无论在哪里生活,喜欢这个环境会比厌恶这个环境更让人快乐,这是肯定的。而广州属于那种通过加深对她了解而会逐渐让人喜欢的地方。
      
      ■ 我知道很多城市都有组织这种类似的行走-记录的活动,你认为目前广州这种氛围如何?
      你认为这是一种“共同体”吗?
      
      □ 当然对于一个快速变化着的历史城市,任何的记录都有机会成为不可再现的永恒。这也算是记录的一种动力,广州这么多人,会被这种动力驱使的人自然也有一定的数量,但是行动上会是一种游兵散勇式的个人行为。
      我想现在大家就可以交流一下,当然30年后再交流或者更让人有所感触。
      
      ■ 你认为广州是怎样的一个城市?你所认识的广州又是怎样的?
      
      □ 广州就是一个有2222年历史的古城,虽然这样说很好笑,但是在近代史中却是真正走在了前面,无论是政治上作为革命的发源地。还是在辛亥革命后城市拆城墙,进行新城市改造和建设,都在当时起到了示范性的作为。还有在改革开放中起到的探路者作用。这样的城市是有着某种精神的。而在我看来,广州有敢于尝试的勇气,却没有雄霸一方的命数,没有破釜沉舟的气魄,也没有尽善尽美的才智。
      
      ■ 你怎么看待城市变迁与城市文化的关系?可否就此谈一下你走过的一些印象深刻的城市?
      
      □ 上海,上海其实和广州是比较接近的两个城市,但是上海人会珍惜和缅怀他们在旧光景时的辉煌。于是在那段辉煌逝去之后,所遗留的东西便成为人们心理上的寄托。所以在上海的别墅洋楼都受到了追捧而在新时期重新具有了很高的精神意义和商业价值。有钱人买来居住彰显品位,商人买来改造盈利。从前的黄金地段在80年后重新焕发了青春。
      
      广州,由于民众没有这种曾经辉煌的心理基础,面对旧区旧建筑是抱有一种面对污物一般的厌恶感的,因此大部分旧区都化为了脏乱的仓库,低级行业市场,条件恶劣的居所。而这又加重了民众对待旧区的厌恶感。在这样毫无价值的情况下,没有人会愿意纯粹为保护老建筑而出钱。这种恶性循环,最终会让整个老城区走向末路。
      
      成都,成都有着某种骇人的魄力,旧区改造不是按区块的,而是全区大片集体统一拆平,2000年过后的几年间,老区中再无任何旧建筑,全部都是新楼,连名胜老街“锦里”,也是全新建造的。哪个城市在市中心能有大片大片的空地?就只有成都了。
      
      重庆,距离成都这么近,两个城市日夜攀比着,重庆在旧城的改造上当然也有成都的凶狠劲,但是重庆有心保留一些老房子,来作为山城的一个景致,还专门建了架空的步道来给游客观赏这些山坡上的老房子。重庆有这种地理上的优势,不适合盖现代高楼大厦的区域就保留老房子,地势比较平的老区就一律拆平。以至于我们还是可以到十八梯看到比较纯粹的旧重庆风貌。
      
      只有市场的力量,才有能力改变什么,击溃什么,或者保护什么。
      
      ■ 广州和它们相比,处于一种怎样的状态?
      
      □ 广州就是那样的不三不四了,没有办法像上海一样把旧区往潮流、现代的方向改变;也没有能力一次把其连根拔除。只能遇到哪个有钱的主,看上了哪块土地,便商量着拆那一小块,盖起一栋新楼。这拆一小块,那拆一小块,期盼着那天拆完,彻底解决老城区改造这个烦人使命。而在这个过程中,我们剩下了断断续续的骑楼,以及新一栋,老一栋,高一栋,矮一栋的跌宕景观。
      
      ■ 在你走过的广州这么多地方之中,印象最深刻的三个地方是哪里?为什么是它们?
      
      □ 陶街,从建筑上看在当时怎么说也算是社会中中等偏上的人士的居所了。而现在的陶街确实作为一个贩卖二手电子器材以及各种洋垃圾的一个市场。这种反差很讽刺。
      广氮废墟,广氮废墟我去过三次,前两次都是顺着废弃的铁道潜入,傍晚气氛诡异,工厂结构让人震撼,各种管道料槽在空中交错,所有东西的体量都很巨大,高大的厂房顶棚都破碎了,厂房内地上长满了藤蔓和野草,连广场也一样。每次去景况都不一样,最近一次去的时候已经改成了装饰市场了。
      有次凌晨去夜游王圣堂村,是火车站附近最乱的一个城中村,在睡着吸毒者的潮湿地道里面照相,最后去的一个废弃的水泥厂,走过一条阴暗的蜿蜒小道返回。
      
      ■ 你理解的“摄影”以及 “记录”分别是什么?
      
      □ 我理解的摄影就是一种艺术手段。有想法,有追求,有特异性,就是艺术。
      而记录就是在一个演变着的世界里选取某一个片段,然后描述它。
      
      ■ 为什么喜欢摄影?
      
      □ 我是喜欢“记忆”,摄影是记忆一个良好的载体,比较形象。因为我不能写作,所以如果对某事物使用文字来记录,不能让我自身感到满足,所以我选择摄影,而在这个过程中,我其实没有进行什么艺术创造。所以它又不太能称得上摄影。
      
      ■ 摄影让你获得了什么?摄影对你来说是记录的一种方式,还是只是一种爱好之类?
      
      □ 我的照片最初的原始意义在于为我的生活留照,也就是我经历过的事情是这样的,我看到过的世界是这样的。没有想过通过这些照片来表达我的诉求或者情感。所以它们不是一种原发性的艺术作品。只是慢慢有一些照片,如果它确实让别人接收到一些什么,那只是意外的收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