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7-11-09

    想象的共同体 - [想着的]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rayonroad-logs/10715188.html

    肥豆在我积极的当着愤青的时候介绍我看安德森的《想象的共同体:民族主义的起源与散布
    我放在当当的暂存架里至今没买,更没看过,但是就凭借书名里面这句想象的共同体便足够说明问题了。
    既然大致民族主义是因为共同想象,那小至地域矛盾,地域歧视,地方保护主义,除了经济因素外,根源的问题同样是这个“想象的共同体”,甚至家族观念,社会的阶级观念也可以归因如此。
    所谓想象的共同体,就是一群人具有相同的种族,具有相近的外貌特征,信仰相同的宗教,有接近的文化起源,风俗以及生活习惯,大家使用相同的语言文字沟通,最重要的是有相同的价值观。
    于是想法接近的就抱成群,来排斥和抵制异类的,来维护自己所属的群体。

    于是民族主义,地域主义是需要以归宿感为基础的,要个体感觉到自己属于那个群体,他才愿意代表所属群体的利益而说话,一个人对某族群或某地方的归宿感越强烈,他对其他的族群或者地方的抗拒就越激烈。在不同族群相安无事的时候就还好,当族群间矛盾爆发的时候,这种内在的抗拒感就会爆发。

    而我们现在,没有了信仰,没有足够的民族文化传承,全球化的盛行,很多时候导致了群体边际的模糊,有的人甚至模糊了自己的所属。但是我不是想写愤青文攻击哈韩哈日的小朋友,因为我觉得这一切都模糊了或者是真正全球化发展的趋势呢?大家都觉得自己是地球人而已。未必是坏事。

    只是我突然是那么的理解我的朋友们为什么会对深圳有那么大的厌恶,就是因为他们对广州有那么大的归宿感,同样对外地人的歧视同样是因为这种归宿感,也就是广州人想象的共同体。而我在广州长大,却没有很广州式的成长,没有很多广州人的朋友,没有很甜蜜的家庭,一起玩大的都是来自不同地方的外地人,所以我没有很深层的归宿感,我只是习惯广州,喜欢广州,但不讨厌别处,我也喜欢深圳,喜欢上海,喜欢很多的地方,但精神上都不再可能使我融入。于是在地域矛盾产生的时候,我没有立场,因为我心里没有家。

    最后想起肥豆一句“何处才是我的居场所”?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